理财App > 热点资讯 > 互联网进入新资本时代
 
 

互联网进入新资本时代

时间:2016-01-31 16:30:43 来源: 阅读数:66904 作者:

互联网毫无疑问是资本推动的,资本推动创新,创新激发市场,市场形成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变现后形成新保守状态,然后我们再等待下一波科技创新浪潮。从资本层面可以把互联网分为两个时期,一是外资时期,一是内资时期,2015年恰好是这两个时期的交汇点。

中国互联网早期不乏国资或内资的身影,但结局往往不大好,互联网先烈瀛海威的大股东是中兴发、北京信托投资公司、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等,最后因种种原因落得个惨淡收场。瀛海威的影响力太大,是否因这次光荣惨败使得内资对投资互联网望而却步,是很难弄清楚的事情,反正最开始的互联网,内资并不消极。

之后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华网,一度最成功的电子商务网站8848,几个清华大学生办的fanso,最早的棋牌游戏网站联众等,都有内资从中积极参与。最终命运都不太好,但也做出了可贵的尝试。有个道理似乎逐渐根深蒂固,钱和钱真是不一样的,伴随着钱而来的还有管理经验和先进的经营理念,还没见过有哪家纯内资互联网公司能不死且做大的。

自新浪独创了绕过政策限制的VIE结构之后,互联网的黄金十年到来了,进入大发展轨道。互联网上鼎鼎大名的企业都是以海外投资为主,搜狐、新浪、网易,之后的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无一例外。互联网公司崛起的寻常路径就是,创业初期设立VIE架构接受海外VC投资,通过离岸公司向股东输出利润,然后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

国内不具备创业公司发展的资本环境、金融市场环境,创业公司只好向外求助,外资对中国互联网产业也兴趣盎然。中国法律规定外资不得从事增值电信业务,因此才有了VIE,股票市场不允许外资控股企业上市,这才有了纳斯达克敲钟。这一度成为很多人的梦想。

外资的曲线进入要冒一定风险,管理权和所有权的结合并不那么紧密。理论上被新浪董事会驱逐的王志东是可以将贡献主要利润的四家公司据为己有的,如果这样的话,以离岸公司为主体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浪将一钱不值。但他没那么做,这个良好示范促进了外资蜂拥进入中国互联网,促成了大发展的十年。

从政府角度来说,初期虽然也对未来看不太清,至少也形成了一个心证,即互联网行业对国家安全相当重要。引入外资发展这个行业,创造新需求和新市场,解决就业,发展互联网科技,把原本就没有的市场做起来,这并没有什么不好。

进入中国互联网的海外投资多为美资,当然也有一些其他资本,如腾讯的大股东是南非MIH,阿里巴巴的大股东是日本软银等。中国和美国虽然经贸及外交关系不错,毕竟还是存在一些意识形态差异,彼此都会对对方的资本流入持警惕态度。

在资本的开放程度上美国确实不如中国,近年一些涉及高科技及能源领域的失败收购案,如三叶,优尼科等,就是这个过程中的不和谐音符。要知道,早期的谷歌还持有百度股份,直到2009年之后才全部主动清退,但百度要持有谷歌股份,那难度还是可想而知的,财力上也不支持。

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合作一直磕磕绊绊,彼此存有戒心是一方面,小布什政府上台后终结了克林顿时代将中国视为战略合作伙伴的政策,直接改为战略竞争对手,又是一方面。要知道里根时代美国还向中国出口过黑鹰直升机,克林顿时代向中国出口用于天气预测的高性能计算机,而这一良好合作态势在小布什时代戛然而止。

之前一直流传于科技界的一些传言,如微软操作系统和思科网络设备有后门,只是传言而已,没有具体事件所证实。英特尔、IBM这些公司在中国的行为没有任何异常,严格遵守当地法律和监管,但棱镜门事件则是一个分水岭。欧洲人会对此怒不可遏,中国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愤怒情绪,因为私底下的默默调整,已经开始。

近20年来中国互联网发展迅速,搞出了一些比较大的公司,如第一梯队的BAT,外加奇虎、网易、唯品会、携程、京东、乐视等小巨头,实力对比明显正在拉近。中国互联网有较美国更为丰富的业态,即时通讯和生活服务等业务,在美国是没有发展起来的,电子商务的活力也较美国更甚。中国撇开国外资本建立自己的体系,有现实的内在需求。换句话说,在综合因素的作用下,中国互联网正在进入内资时代,未来会有一个对外资的逐步关门过程。

先不说在科技领域的竞争,光是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炉边对话”,令安全部门心惊的棱镜门,也促使中国不得不走这一步。中国不是没钱,原本可以投向美国高科技企业,澳大利亚矿山,欧洲基础设施建设的钱遭遇重重阻碍,而自己本国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搜索、网络安全、即时通讯等互联网业务却有外资参与,这并不对等。

互联网进入新资本时代

将庞大的互联网产业攥在内资手里,能使得政府拥有某些权力,除了监管方便之外,还可以借此要求美国在投资上给以对等地位。你不让我投谷歌,我不让你投百度,你不让我投赛门铁克,我不让你投360。过去中国没实力这么做,如今有了。

这可以被视作一种远景,目前正在起步阶段。2015年有很多公司传出私有化消息,最积极的是奇虎360。要说这些公司私有化的目的是在国内上市获得高估值,不完全对,是片面的。资本市场火热与否只是一个因素,更核心的原因是,私有化回归国内是他们的必然选择,除此之外别无他法。360正在发展企业安全业务,作为海外上市的科技公司,是不能指望获得多少政府和军方订单的。

同理,能知道很多事情的搜索,当然最终的归宿也只能是回归国内,百度搜索业务的私有化是早晚的事。另一个重要公司是腾讯,即时通讯原本就与国家安全有扯不清的关系,腾讯也许不用私有化从香港退市,但大股东MIH变现退出迟早都会发生,也许需要一定时间,却绝不会太久。

2015年至少有上百家内资控股的互联网公司登陆了新三板,未来还会为其开放主板,创业板。纳斯达克和港交所将不再是互联网公司唯一的落脚点,国内资本市场正在对互联网公司开放,相应的资本机制安排也正在进行中,人民币基金崛起的势头强劲,虽然还没有投出特别出彩的项目,但在规模上超过美元基金已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对于国内互联网创业环境来说,资本能够在国内实现投资、投后管理、退出,当然是一件好事,不必再回避大多数投资限制,也不必拐着弯将企业利润输送到海外,内资的投资范围将会比外资进一步扩大,政策环境也会相应宽松许多。资本市场相关规则也会向接纳互联网公司的方向改善,上交所和深交所将完全接纳互联网公司,投资者也会对投资此类公司保持相当高的热情。

国有资本在2015年的互联网创投领域,保持了较高的活跃度,一些地方国资委积极投入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的创投行列。重庆一家创业七年的服务众包平台猪八戒网,更是直接接受了地方政府与地方国企的26亿元人民币投资。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2014及2015两年,有相当多的大型互联网公司接受了包括中投公司、国开行在内的国有资本的投资,这在未来将成为一种常态。一些在行业内占据显著地位的互联网公司将受到国资青睐,未来像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这样的公司完全变身为国有企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国内互联网公司长期以来都是外资控股为主,未来将进入以内资为主导的新时期。如果说钱和钱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差别就在于投资的意识和对行业的认识。如今中国互联网从规模上和用户上已跃居全球前列,在某些领域的发展已超过美国,内资逐渐取得主导权应该只是个时间问题。但从旧资本主导向新资本主导过渡的前提是,不能损伤互联网本已形成的创新氛围和竞争环境,在这方面,新资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4小时资讯
理财APP排行榜
最新攻略